首页 >  创业 >  他打败所有对手统领行业20年,却被一场大浪打翻

他打败所有对手统领行业20年,却被一场大浪打翻

发布时间:2018-03-13 10:36:00      阅读量:3548      来源:真会投
70年代到90年代,嘉禾一共拍了600多部影片,培养了整整一代香港电影人,包括李小龙和成龙,甚至可以说,是嘉禾缔造了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


    
邵氏兄弟是嘉禾的前传。

中国电影发祥于上海。然而抗日战争、内战、体制巨变都来了,上海电影人被迫南迁香港,邵氏家族便是南迁的上海电影人之一。

邵氏1925年涉足电影制作领域,并在东南亚建立了院线。抗战结束后,邵氏在香港和新加坡恢复营业,其中香港负责拍片,新加坡负责卖片。然而两地公司的发展很不平衡,邵逸夫负责的新加坡业务蒸蒸日上,香港的业务却步履维艰。为保障影片供应,邵逸夫1957年到香港主持大局,创立邵氏兄弟。

在香港,邵逸夫的真正对手只有一个,那就是电懋的老板陆运涛。

陆运涛出身于“新马首富”之家,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25岁便因父兄早逝接手家族产业,其中就包括院线。

凭借财雄势大,电懋很快吸引了张爱玲、易文、陶秦等一大票上海电影人,推出一系列中产阶级情调的电影,这些电影风靡港澳台、东南亚以及欧美的唐人街。

然而,1964年,这种局面因为一场意外结束了。

是年6月,陆运涛带领一众高管到台湾参加首届“亚太影展”,结果遭遇空难,一个公司的骨干集体离世,电懋从此一蹶不振。

电懋的陨落让邵氏兄弟加速崛起。

60年代后半叶,邵逸夫建立了囊括制作、宣传、发行、放映的电影全产业链,以极低的价格攻城略地,尤其是在制作环节。

邵逸夫把片场做成了流水线,导演和演员就是流水线上的工人,这些一线创作人员不但薪酬低,而且要签包身约,活得相当清贫。



邵逸夫1957年来港后首先招了一个秘书,接着就招了邹文怀。

邹文怀比邵逸夫小20岁,生于1927年的香港,人地两生的邵逸夫很重视邹文怀,让邹文怀主管宣传、行政、财务等工作。邵氏的明眼人都知道除了老板,邹文怀最大。邵氏导演张彻更是直言,邹文怀是“头等人才,三等职务,特等权力”。

邹文怀的权力不仅来自邵逸夫的授权,更来自基层的拥戴。

早在进入邵氏之初,邹文怀就把好友何冠昌、梁风请来助阵,他们创办的《南国电影》等娱乐杂志,成为宣发邵氏电影的重要阵地。此外,邹文怀还积极拉近与导演、演员等一线创作人员的关系,耐心倾听后者对于邵逸夫和大片场制度的控诉。

邹文怀的玲珑心思自然瞒不过邵逸夫,邵逸夫便安排红颜知己方逸华进入管理层,从邹文怀手里夺回很大一部分权力。

一统电影江湖之后,邵逸夫觉得电影业没有多大的前途,他更看好方兴未艾的电视业,于是在1967年创立香港电视广播公司(TVB),并为TVB的发展削减邵氏兄弟一半的拍片计划。

对于邵逸夫而言,这只是生意上的调整,对于电影团队而言,这却关乎个人命运。不甘心走下坡路的电影团队开始自谋前途,其中邹文怀、何冠昌、梁风三人1970年创立嘉禾,从此与邵逸夫分庭抗礼。
    
嘉禾创立时只有40万,好在它有一个稳赚的项目,《独臂刀大战盲侠》。

“独臂刀”是邵氏开创的武侠品牌,1967年的《独臂刀》是香港第一部票房过百万的影片,1969年的《独臂刀王》同样大卖。

影片上映后大卖,邹文怀随即买下电懋原来的片场,更名为嘉禾制片厂。

邹文怀等人的叛离让邵逸夫大为光火,为扼杀新生的嘉禾,邵逸夫祭出法律武器,聘用庞大的律师团控告嘉禾“侵犯版权”。官司的结果很有意思,法院判嘉禾败诉,但却只要求嘉禾赔偿邵氏10万,邵逸夫等于没有赢。但他和邵逸夫仍差得太远。

就在这时,一个关键人物出现了,他就是李小龙。

嘉禾成立的1970年,在美国打拼十年却仍是二三线演员的李小龙想进军香港电影业。李小龙最初的投靠对象是邵逸夫,令李小龙没想到的是邵逸夫并不看重他:他跟邵逸夫要1万美元一部的片酬,邵逸夫却只给他2000美元,还要求他签包身约。

邹文怀迅速给李小龙送去一份“一部影片7500美元片酬外加分红”的合约,结果一下子俘获了李小龙的心。随后双方合拍了《唐山大兄》,该片大卖350万,打破香港电影票房纪录。

早在邵氏兄弟工作时,邹文怀就隐约觉得提高一线创作人员的待遇,可以让老板和创作团队双赢,《唐山大兄》的成功则证明了这一点。

带着这样的思路,在与李小龙首次合作的基础上,邹文怀又推出了当时已经在好莱坞兴起的独立制片人制度,也就是支持一线创作人员创立自己的公司,嘉禾把这些公司变成卫星公司,双方合作分成。

第一家卫星公司是李小龙1971年创立协和电影,《精武门》《猛龙过江》《龙争虎斗》等都是该公司的作品,其中《猛龙过江》大卖530万,再次打破票房纪录。

对于嘉禾的崛起,外界一开始将之完全归功于李小龙,因此当李小龙1973年7月猝死后,一度认为嘉禾也将“命不久矣”。

就在李小龙去世的当年,邵氏喜剧明星许冠文转投嘉禾,拍摄了大卖600万的《鬼马双星》,这个票房甚至打破了李小龙创造的纪录。

其实这个成绩原本属于邵氏兄弟。许冠文曾拿着《鬼马双星》的剧本找邵逸夫谈分红,结果邵逸夫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受许冠文的鼓舞,洪金宝、成龙等人也坐不住了,纷纷投入嘉禾的怀抱,创立与嘉禾合作的卫星公司。嘉禾与卫星公司的分工是,嘉禾负责融资、发行及院线,并派监制协调各方利益及内容品控,形成一个创作平台,各卫星公司则负责具体创作。

由于解决了一线创作人员的激励问题,嘉禾后来不断打破票房纪录,丰厚的利润又让它和卫星公司得以给一线创作人员更高的薪酬,从而推高了整个行业的薪酬标准,也让依赖低薪酬的邵氏兄弟人心离散,江河日下。

1987年,邵氏兄弟停产。

到70年代末,邹文怀就已超越邵逸夫成为电影行业的新老大,此后他还将统领行业20年,而这20年,香港电影业呈现出新的竞争格局。

为战胜新对手,邹文怀开始动用资本的优势疯狂拍片,并扶植成龙成为继李小龙之后的一代功夫巨星,希望靠数量和大IP赢得最后的胜利——80年代后半叶,嘉禾每年制作25~30部影片,其中成龙的影片最为红火。增加产量的同时,邹文怀还全力拓展发行网及院线,以应对来自新艺城和德宝的挑战。


上述计划都需要资金的支持,于是邹文怀带领嘉禾1994年登陆港股,其身家则顺势涨到6个亿。

后来由于台湾本土电影一直没有发展起来,加之台湾当局对进口电影的管制,台湾在七八十年代极度依赖港片,到80年代末更是到了等米下锅的程度。为抢到新片子,除了跟嘉禾这样的香港制片公司采购,大量台湾片商还直接跑到香港订片子,订的还不是片子。

随着哄抢持续,香港电影的制作成本越来越高,影片质量却越来越差,由此形成一个泡沫。身处泡沫时代的我们非常清楚,赚快钱的诱惑是很难抵挡的,香港电影业的带头大哥邹文怀也不例外,他在这一时期投拍了嘉禾历史上数量最大的烂片。

1993年,台湾片商对于香港电影业的粗制滥造忍无可忍,找香港电影从业协会谈判,要求后者提高影片质量并抑制包括演职员天价片酬在内的制作成本。对于台湾片商的愤怒,香港电影人无动于衷,断然拒绝了其要求,双方不欢而散。

这之后,台湾片商只好寻求甩开香港电影的盈利之道,于是推动台湾监管部门调整产业政策,包括放宽对莱坞和日本电影的进口限制,以及允许台湾片商赴内地拍摄外景。

外部投资和需求的双双萎缩重创香港电影业,更雪上加霜的是,1998年索罗斯做空香港,把香港折腾个半死,导致香港本土电影投资和需求也严重萎缩。


1997年,邹文怀迎来70大寿,也迎来人生的滑铁卢。他先是因为投资房地产亏了3个亿,接着发现嘉禾也已亏到债务缠身,最后,嘉禾的片场也于1998年被政府收回。
    
   

1998年之后,嘉禾进入大厦将倾阶段。

嘉禾一哥成龙远走好莱坞,接着上市公司遭遇停牌。


站在2000年的当口,一无片场,二无资金,且年逾七旬的邹文怀倍感大势已去,但他仍不死心,又安排了美国斯坦福电影硕士的女儿接班,最终却加速了败局。

2007年10月,已经80岁的邹文怀再也没有力气折腾了,于是把自己及女儿所持有的嘉禾24.78%的股份及可换股债券,以2亿的“白菜价”卖给内地的橙天娱乐,橙天娱乐成为嘉禾第一大股东,并将公司更名为橙天嘉禾。

2017年1月,嘉禾在被收购十年之后又被卖给另一家院线运营商——南海控股,其市值目前已跌到20亿以下,股价不足1港元。

评论

  • 发布

暂无评论,欢迎您发表意见

TOPS

投融数据库

融资方 轮次 融资金额
酷玩科技 天使轮 1千万元
靠谱小程序 A轮 未透露
为你诵读 A轮 5千万元
安瑞信杰 6.21亿元
智联安科技 A轮 1500万元
京东金融 战略投资 130亿元

连线投资人
MORE+

    全国咨询热线
    400-992-0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