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 >  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为什么BAT三巨头之间谁也杀不掉谁?

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为什么BAT三巨头之间谁也杀不掉谁?

发布时间:2017-09-11 15:28:25      阅读量:3555      来源:真会投
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认为,在这个一切都在流变的时代,你是否能在流变失去方向的一刹那,把握住方向,是生存下来最根本的问题。BAT在竞争中树立当下三足鼎立的格局,也正是因为都把握住了准确的方向。



液态现代化——这个世界最本质的变化


每个企业家都有一个终极梦想——打造一个商业帝国。它是一个宏大的空间概念,不被时间侵蚀,似乎立在那儿就永远不败了。

但是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商界正在出现一种现象——成为独角兽的新兴企业,正在以加速度的方式涌现,而那些看起来恒久的「百年老店」式企业,稍微不慎就轰然倒地,帝国大厦倾于一旦。

因此,只有观察到商业本质的变化,才能找到重新构筑自己商业梦想的道路。

1.现代社会由「固态」到「液态」

前现代性社会,保持坚守的态度,传统社会,人们的观念、行为方式、制度,所有的东西都是固态的,就像一块磐石。

而互联网和全球化两大力量的来袭,让原有的固态的社会形态正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式微乃至消失。磐石崩解了,构成世界的基底变成了瞬息万变的「流沙」。

在这样的世界中,人类最强烈的感觉是失控。谁是中心?谁是主导者?我们很难界定。生命的舒适度在下降,幸福感在降低,而焦虑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情绪,人类在变得脆弱。

我记得1995年,我在贝尔实验室的时候,我老板墙上的日历是12个月的。半年后,公司发给他的日历变成了只印6个月。到我辞职回国做新东方时,我去他的办公室辞行,发现公司只给他印3个月的日历了。

为什么?他说,从有一个想法,到给出原型、样品,然后放到市场上做初步的验证得到反馈,最终给出第一代产品,其实市场给出的时间最多只有三个月。

总结一下,从帝国到流沙,本质区别到底在哪里?

帝国,是我们在固态社会的追求。是空间,是疆域。在液态社会,只有用时间的维度才能够衡量存在。


诱惑和启迪是不一样的。「启迪」是我高于你,「诱惑」是平起平坐甚至我低于你,但是我想尽一切办法让你接近我,粉丝经济就是这样诞生的。

所以,现在文化已经不再像过去一样只是满足人们已经存在的需求了,而是不断地创造新需求。

1.由「生产者的社会」到「消费者的社会」

固态的社会形态下,商业最关注的是生产者。最关注的是从工厂到商场之间的联系。你必须保证从工厂生产,到把产品销售给消费者之间所有流程的顺畅,才能保证商业的成功。

而液态下的商业社会最关注的是消费者。现在的生产过程不再是从工厂到商场,而是从消费者的需求推动生产,再从生产者的工厂把物品或者服务送给消费者手中。

因此,商业的本质的变化在于从生产者主导的社会变成了消费者主导的社会。

2.「时间轴」代替「空间性」成为商业的核心要素

在消费者社会里,人们对任何一个东西的期待非常短促,来得快,消失得也快。

以前人们对一个产品的期待也许是30年、50年,如果在他期待的第10年给了他,他也满足了。

但现在他的期待生发出来的时候,你第一时间能够满足,可以。如果超过了他的期待时间,当他的期待消亡的时候,你再提供,已经太晚了。

我们和雷军一起投资过一家互联网教育公司,开董事会的时候,创始人说开发了一个新功能,预计3个月后上线。雷军说,3个星期第一代产品必须上线,否则你们就不要再研究这个功能了。

时间轴非常重要,一旦错过时间窗,你永远也跑不赢。

人力、产品与资本的创新方法


现在我们谈商业模式创新的方法。

任何一个商业行为宏观来讲就围绕三个因素:人力、产品和服务、资本。

1.人力创新——通才比专才更重要

在消费者主导的社会,作为创业者,从高层到执行层,你最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毫无疑问,凡是在商业上能够缔造伟大成就的人,他一定是通才,而很少是专才。

案例——埃隆·马斯克

比如,埃隆·马斯克。他学的虽然是物理,但是他也辅修经济学。跨界的能力,使他能够拥有永不停歇的创造力。

如果要我用一句话总结埃隆,我觉得他是一个跨界、跨学科的强大整合者。他可以迅速地把物理学平移到人类生活中的实际需求领域,用工程学和材料学的方法,以最廉价、最高效的方式满足人们的需求。

人才流动不流失

如今流动、变化已经成为了商业的本质,那我们对人才的流动要有一种非常客观和健康的期待。

在液态时代,所有的员工对一个公司的发展期待也变得越来越短暂,如果企业短期内没有给员工上升的空间,或者没有满足员工的工作愿望,员工就走了。

因此只有创造保证公司内部人才流动的条件,才能保证人才不会轻易地流失。

案例——一起作业

比如,「一起作业」这家公司,从CEO到具体执行的员工,各个层级几乎都是零流失。怎么做到的呢?

其实这家公司的内部人员流动非常大。至少十几个高级岗位都做出了非常健康地内调,极大地节约了人力成本。

一起作业原本的CTO已经非常厉害了,但在公司发展到了某一个节点上,这个CTO认为应该有一个更加优秀的人替代他。于是他推荐了一个更厉害的人,也是他的师兄,担任CTO,自己退居二线,做新上任CTO的副手。

这样独特的公司文化,必须有配套的体系保障才可能实现。创造内部发展的极大可能性,是企业应对员工的短暂期待最有效的办法,除此之外没有第二个办法。

2.产品与服务创新——快速试错,加速迭代

重新定义商业的新维度

我们面对商业的场景无非是行业角色、服务方式、消费观念三者。因此,我接下来将讲三个案例,看这几家公司是如何从这三个方面来做的。

案例——农田管家:重新定义行业角色

农田管家这家公司的出发点是无人机,落脚点是农田。另外,农田管家还重新定义了农民这个角色的职能。

农田管家是通过无人机喷洒农药这一个点,切入整个以农业为半径的应用生态圈,它把农田地理的信息系统、农作物的种植、收割、销售,包括农作物成长期的技术服务,绑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农民从来没有想象到的智能助手。

如果我们只在农民中想农民、在无人机中想无人机,完全不可能做到这样的创新。

案例——名医主刀:重新定义服务方式

真格基金前两年投了一个移动医疗手术平台——名医主刀。

名医主刀能够通过信息管理平台为用户迅速匹配名医资源,然后在尽可能短暂的时间里面安排异地的手术床位。这基本上从某种程度上完全颠覆了以往的就医方式。

案例——TOGO途歌:重新定义消费观念

最后我想举一个例子,是消费观念的问题。

TOGO途歌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汽车共享出行平台,为用户提供城市内的即时,短程出行服务。它颠覆的不是空间的流动性,而是颠覆了拥有者的时间的流动性,让你从永恒拥有一辆车,从为车牌号摇不到而焦虑,变成瞬间地占有,这样就激活了你的欲望,让你愿意高额买单。途歌背后实际上是这样一个哲学思维。

以上就是重新定义商业新维度的方式,接下来我们聊下资本对产品的影响。

借助资本,高速发展

今天的企业要快速在时间轴上赢得市场,他们就必须借助资本的力量来进行加速。

比如OFO,怎么就变成了世界级的玩家了?其实很重要的一点是资本的力量让它在时间轴上快速推进,迅速占领了这个市场,启蒙了消费者并保持了消费者的注意力。

因此,OFO诞生了2年,迅速成为了估值接近10亿美元的公司。以前很多公司都是到了上市的时候才能达到这个估值水平,但是最近三四年,无论是硅谷还是中国,未上市公司达到10亿美元估值的比比皆是。

因此,创业公司想要在时间轴上快速占领市场,必须要借助资本的力量。

3.资本创新——只投「人」

液态社会,商业模式很快消失,很难把握未来趋势。我们作为投资人,该如何抗衡这种不确定性,从不确定性中寻找相对的确定性呢?

真格基金刚开始的时候,我和徐小平两个人既不看行业,也不看赛道,也不看生态,我们只看一个维度,就是人。

我们认为只有一个东西是相对肯定的,就是这创始人靠谱不靠谱。

真格基金非常看重创始人身上有没有强大的适应性,包括对人的适应性、对产品和服务迭代的适应性、以及对资本的适应性。有了这个适应性,我们认为这个人就有了作为领袖人物的特质。

改变世界的是问题,而不是答案


前面我们一直在讨论变,那么商业创新还有没有不变的东西?

如果你跑得很快,但却没有跑得慢的定力,如果你只是一味地迎合消费者,而忘记了你商业的本质和初心,你最后仍然一无所获。

所有引领者必须从理解世界、理解人性开始。只有这样,你才真正地了解什么是市场,什么是消费者的欲望和诉求。有了这样的了解,你才会不断地追问自己,我应该从哪一个维度开始理解和创新。

所有花大量精力研究对手的人都很难成功。BAT之间为什么谁也杀不掉谁?因为最后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百度也不做电商了,阿里也不强调社交了,腾讯也不纠结太多搜索引擎了,大家都各归其位。

他们明白了,他们之所以走到今天,是因为能敏锐地发现问题并有效地回答问题,而不是东抄西凑寻找到现成的答案。

评论

  • 发布

暂无评论,欢迎您发表意见

TOPS

投融数据库

融资方 轮次 融资金额
酷玩科技 天使轮 1千万元
靠谱小程序 A轮 未透露
为你诵读 A轮 5千万元
安瑞信杰 6.21亿元
智联安科技 A轮 1500万元
京东金融 战略投资 130亿元

连线投资人
MORE+

    全国咨询热线
    400-992-0676